博客网 >

Album Title     专辑:雾气里的昆虫

Artist          艺人:陈劲

Date of Release 时间:1995

Edition         版本:China

Aidiren Rating  星级:★★★★

Genre           流派:Rock

Style           风格:Post-Punk/Post-Rock/Folk Rock/

Label           厂牌:大地唱片(北京大地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Publish         发行:河北省廊坊市金韵音像

Serial Number   编号:07-435

Copyright       版权:大地唱片

Collection No.  收藏:RYCD-CN082-0327

 

《雾气里的中国“后朋克”》

 

    陈劲属于中国摇滚乐坛元老级的人物,而且几乎在每个时代他都会和中国摇滚乐坛某个鲜亮的记号扯上关系。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与张卫字(郑钧《赤裸裸》、田震《田震》的制作人)和常宽合组的“宝贝兄弟”,到九十年代初期参与窦唯的“做梦”乐队,并做为乐手共同完成了窦唯《黑梦》专辑的初稿,再到新世纪初同样以贝司手的身份见证“二手玫瑰”的辉煌,陈劲在多数时间内都在扮演着默默无闻的乐手角色。不过,他也曾经有过出轨的日子,那就是在签约“大地唱片”的时期,先是在公司第一炮的艾敬《我的1997》专辑中创作了四首歌曲,紧接着就以独立歌手的身份发行了至今仍为第一代中国摇迷津津乐道的专辑《红头绳》。

    从为艾敬创作的四首作品中,其实就可以窥见陈劲风格之大概——清新又纯朴的民谣,而且是带着上世纪八十年代那种内地吉它弹唱范儿的民歌式民谣,而非现在越做越精、越扣越细、越整越闷骚和神经质的独立民谣。不过,随着《红头绳》专辑的推出,陈劲给人的印象却无限升极了,因为在这张处子作里,他竭尽毕生所学,展现出他和摇滚乐千变万化的许多正面、侧面,俨然让其在更为注重确立创作风格的早期内地摇滚乐坛,成为了开天辟地David Bowie式的人物。

    不过,陈劲的“博学多才”终究只是想像,尽管《红头绳》里既有Reggae也有Funk,既有说唱还有摇滚,还有他们这一代乐手很难避免的“老崔风格”(毕竟乐手中还有艾迪),但真正最贴合陈劲气质的,依然还是如《阳光下的温柔》或《我幸福的活在你们身旁》这些弹唱式的民谣。这也正是几乎所有第一代中国摇滚乐手的症结所有,他们的眼界很宽,他们的胃口很大,他们的欲望很盛,但他们的传统却根深蒂固,而陈劲不过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这也就难怪他会在近二十年的音乐生涯中,穿行于如此之多的乐队中担任乐手,再看一看这些乐队的曲风,更是南腔北调、南辕北辙,整个一典型时代中的典型人物。

    相对而言,陈劲的第二张专辑《雾气里的昆虫》则有了专攻的曲风方向,那就是Post-Punk,从这方面来讲,其实中国早期的摇滚艺人与早期的乐评人真的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在专业本职工作之外,更多的还需要扮演启蒙者、推荐者、尝试者的角色,陈劲的这张专辑,无疑就是把自己同时推到了实验者和被实验者的双重角色上,为Post-Punk日后在国内的开花,做出了铺垫般的贡献。与上一张《红头绳》有所不同的是,陈劲在这张专辑中所扮演的角色,反而呈现出“历史性的倒退”,那就是他不愿意更多突出自己歌手的角色,反倒是隐身于B-67乐队之中,以更乐队化的整体效果去创作音乐氛围。其实,从这样的低调来讲,也可以看出陈劲爱音乐胜过出风头的本性。君不见,只有一个又一个主唱和主创从乐队单飞的,还真的很难见到单飞的在混的不错的情况下,又飞回乐队去的。

    当然,《雾气里的昆虫》所要实践的Post-Punk毕竟还是过渡期的产物,其形式上的尝试远远要大于音乐文化意义上的开拓。抛开陈劲那些似模似样但纯属涂鸦且说了等于白说的歌词不说,即使就乐手的表现来讲,也确实难为了让这么一帮摇滚老炮,泡制出一张纯味的Post-Punk专辑。不过,好在老一代京城摇滚乐手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们在不断尝试新曲风的同时,却永远会在音乐中传递中自己根深蒂固的传统,也幸好如此,让这张《雾气里的昆虫》虽然无法在Post-Punk专属的领域里与其它音乐一较高低,但却同样能使它成为中国摇滚乐史上一张独特的专辑。

    出现在这张专辑中的B-67乐队阵容基本由吉它肖亦平、贝司陈劲、键盘图图和鼓手余伟民构成,全是第二代摇滚乐手中的佼佼者。图图来自腾格尔的“苍狼”乐队,还曾经以歌手的身份与尹相杰、谢东共同推出了中国第一张Rap专辑《某某人》;余伟民则继承了中国摇滚鼓手流浪的传统,同时在“做梦”、“穴位”等几支昙花名团中担任乐手,而其最有名的一次留影,则就是1994年红磡演唱会中做为何勇乐队的鼓手亮相香港;肖亦平亦是一个陌生而又遥远的回忆,当年他也曾经在“晚间新闻”、“瘦人”、“苍狼”、“新谛”等多支乐队中担任吉它手,并在豹妹李小燕、郑钧(《第三只眼》)等专辑中充当棚虫,堪称是比李延亮更早一代的中国摇滚百搭形吉它手。但不管如何,这些乐队汇聚一处,他们虽然各有特点,但却都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爱好庞杂、涉猎广泛,这也就注定了《雾气里的昆虫》那种在Post-Punk以外的混血气质。

    专辑中最出色的作品无疑是《意乱》、《在这里生活》、《没有沉默》,以及《告别冬天》和《青蓝色和深紫色》这几首。《意乱》在结构的铺陈上确实动足了脑筋,不仅用了当时内地摇滚乐中绝少出现的西塔琴做引子,其优美的主歌和嘶裂的副歌之间的对应也编排的相当到位。《在这里生活》则很大程度上释放了Post-Punk中后者的元素,虽然陈劲还无法做到精神上的后朋,但至少在形式上已经搞得惟妙惟肖。《告别冬天》和《青蓝色和深紫色》则同样以中东音乐为切入点,在一片氤氲的氛围中,拨开迷雾去探索音乐融合的无限可能性,只不过前者偏民谣,而后者偏实验。专辑中的其它作品,则在很多时候都呈现出中国早期摇滚乐朴素和原始的共性一面,音色燥、层次薄,如主打曲《雾气里的昆虫》,基本就是一次摇滚老炮即兴的Punk式排练。整张专辑留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陈劲的贝司和肖亦平的吉它。前者的特点不在花哨而在踏实,所以能很精确的保证了唱片以玩为主的主旨。而后者的吉它风格和效果器的运用在当时都算是个性独具,像在《没有沉默》里那种“驾驾驾”的得意洋洋,确实让人很容易在Solo中意气风发,尽管这样的效果和Post-Punk南辕北辙,而其干涩和刺耳的效果音色,更是他的标志,在“新谛”、在豹妹的作品中,你都能够听见。

    这张专辑也是“大地唱片”在1995年,以“大地现代音乐群”的概念推向市场的三张专辑中的一张。虽然和“魔岩文化”的“魔岩三杰”相比,前者在商业上败得一塌糊涂,但历史还是应该为他们留下足够的位置。只不过,一直崎形的内地音像发行业,还要为本来就苦命的兄妹三踩上落井下石的一脚,让这三张本来就是口碑胜过市场的专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甚至不能用CD这种“先进”的介质,去发挥它们在口碑市场中的潜能。其中,丁薇的《断翅的蝴蝶》稍好一点,最先在2001年由一家批发商——北京永盛世纪音像中心,以加歌换封面打乱歌序的方式屈辱的面世。而金武林的《失乐园》则到了2006年,才被资深歌迷从“大地唱片”的曲库中捞了出来,以私人出资的形式重现江湖。最后,终于轮到了陈劲,《雾气里的昆虫》也因此成为当年“大地现代音乐群”中最后一张以CD形式出现在市场的专辑,而它的发行商更是彰显中国特色,它不是国营、民营,也不是四大和合资,而是——一家位于河北、名叫“金韵音像”的音像店。看来,要满足歌迷的耳朵,永远只能靠歌迷自己。

 

/爱地人

13/06/07

aidiren@foxmail.com

aidiren@126.com

 

Email:aidiren@126.com 

W e b: http://rainbowsir.bokee.com

http://aidiren.bokee.com

<< 爱地人CD语录328——王靖雯《... / 爱地人CD语录326——丁薇《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爱地人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